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序李剑平诗集《浅草清流》  

2013-03-31 08:36:34|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李剑平诗集《浅草清流》

 

 

 

                                                                       张 况

 

 

 

距离上一次为诗人李剑平的诗集作序已经过去一十五年了,可我总觉得那就是昨天的事。

那时我蜗居于东园街集体宿舍的一个角落里,正热血沸腾地做着我雄心勃勃的“史诗”梦。一个被自己澎湃激情折腾得夜不能寐的青年诗人,抛开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写作,戛然停下他汗流浃背的疯狂迈进速度,转到另一个语境里为一位执教中学的青年诗人鼓呼,这里面分明藏着厚重的不打折扣的友谊和乡情。

客家人讲的是朴素的义气。剑平那些四平八稳的正派文字,那时因流动着亲切的乡音和岁月青涩的情绪而打动我,它们让我在孤苦彷徨的忙乱中仍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诗歌的一息温情……

十五个令人百感交集的年轮像搭载无数甜酸苦辣的滚滚车轮,就这样日复一日将我们毫不留情地甩远了。远得让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时间的容颜命运的背影,就在另一个场景里逼迫我们交出了青春和感慨。

 

前天拽剑平车尾去顺德出席市青少年作协成立大会和创作基地的挂牌仪式,我和他忍不住愉快地忆起了15年前彼此相见时的种种情形。说到动情处,不胜嘘嘘,手舞足蹈间彼此似乎都年轻了十五岁,害得向来规行矩步的剑平差点没在文华路口冲红灯酿下吊销驾照的恶果,从而为新实行的《交通法》埋一次昂贵的单。

一个急刹之后,我们相视一笑,剑平迅即把话题接驳到他最近的一个打算上。他要我务必圆他一个心愿,第二次捉刀为他即将付梓的诗歌新著写序。他说我的文字友善,看着舒服体贴,有一种强对流天气到来之前的平静力量云云!

我知道他这是在打“念旧”牌、给我戴高帽子,好让我失去判断,从而抑制不住内心的飘然之感而听了他的“调遣”。 

念旧是我的强项,也是我的弱点。我这人一辈子都“心太软”。

十五年前一次不知天高地厚为朋友作序时种下的“草率”之因,让我今日只好赧颜摘下它的“爽快”之果笑盈盈兀自咽下。何况距此一百五十天前,我还为我的一位教书的老同学评职称的事请剑平指点过迷津,就差没拿枪逼着他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务必出手相助了!山里出来的教书匠,没有职称,想要混口饭吃不容易啊!

 

这序看来我是写定了!

于是,相续如缕的友谊加速开到了人生何处不相逢的红绿灯口,而我自然也不敢再闪烁其词,因为那根本不是我的风格。何况我的“史诗”也早已杀青并进入深层次的打磨和策划阶段,再不用担心会因此影响进度而误了灵感快车的如期抵临。也于是,友谊为诗歌再次开了绿灯,我愉快地接受了剑平一壶浊酒的指派。

 窗外,缠缠绵绵的春雨还在淅沥沥下个不停,多像我和剑平之间漫长绵密的十五载回忆啊。

写作其实是一件既愉悦又磨人的活计,这一点,我想但凡有过从文经历的人大抵都不会矢口否认的。十五载青春已逝,十五载青山依旧。我打开剑平发来的邮件,眼眸在沉潜中很快就看见了他那颗诗心仍然在扑通扑通地跳动着一如往昔的赤诚。还是那么干净素洁的文字,还是那么四平八稳的结构,还是那么健康通透的抒情,变化了的是他的情绪和视野,作为诗意境界的要求,它们在剑平的字里行间已经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拓宽与提升。看着这些轻松自如的文字,我内心充满了愉悦感,仿佛窗外的雨已经直接下进剑平的诗里,眼前流动的是季候添了几许新绿的氤氲气息。剑平的审美水准也似乎在我的关注焦点之外猛然间获取了长足的进步。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剑平这些年来一定是在努力寻求着某种突破,并一直没有停止过对诗歌美学的探求。

 

窃以为,看一个诗人的心智与文本是否成熟,关键看他的抒情方式是否超越了情感本身的能量而获得了品质上的升华,关键看他的思维定势和表达惯性是否超越了技术层面的束缚而获得了灵动的呈现。

很明显,剑平这几年的写作已经在这些方面取得了阶段性的接地气的可喜进步。他的一些看似平淡的诗句中,如今已蕴蓄着某种平静的哲理意念了。这是一种质变,一种可喜的飞跃。

从小我到大我,从小众到大众,剑平内心弥漫的诗意在不经意中涌出了视界延伸的舒张感。那是世事洞明之后的理念升华,也许还带点儿正襟危坐的刻板,但他文字里浸染着生活经验的一些诗行,就这样破土而出,生发出一种蓬勃的持久的精神气质来。

从艺术观念上讲,这是无声无息中告别旧我的一种飞跃,与他十五年前素面朝天全无窠臼的率性文字相比,诗人李剑平现在的文字变得圆润老练多了,也许还带着点成熟世故的色彩,他似乎已经找到了更为开阔的抒情方式,并切实地一改他从以往热衷于浪漫转而趋向于今天对理性挖掘的风格。对于他的这种坚持,我甚至还从纵深角度获得了某种切近职场意味的启示。

剑平的诗歌开始具备了某种积极的“教化”功能了。这是好事。

我想我不能落了俗套,再搬出剑平的一堆诗句在这里评头品足,也没必要唾沫横飞过多地陈述我的发现。因此,我宁肯把更多的想象空间留给读者。

 

友谊是重要的,文债是要还的。何况这前后二序之间已经相隔十五年的迢遥距离?这要换了酒,搁那么长时间,那得有多醇呀?

至于剑平请不请喝酒,那就退居其次了。我想,反正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即便老夫放过他,诗友们也不会答应的!这酒不酒的,干脆就不去想它了。

 

 

                                                                                                   2013年3月30日星期六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