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序梁协平诗集《暖色南海》  

2014-06-18 17:38:16|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青年诗人梁协平诗集《暖色南海》

 

 

                                                                 张  况

 

 

诗人梁协平在我印象中总是一位谦谦君子的形象。这位潜心于教学的小学语文老师,阳光,帅气,热爱生活,骨子里总是透射着一股可掬的文人气质。小伙子业余坚持写诗多年,成绩可观。他的作品朴实中流溢出一种楔入生活气息的灵性,接地气的文字,谦虚,低调,偶尔还带点儿忧郁小生的形色,读来养眼,我看好他。

我自忖还算个好相处的人吧,否则,写诗作文的年轻人为何总乐于给我安排这些写序、制评、找工作、安排学位一类的任务,让我在忙工作忙生活忙业余写作之余,还得整天瞅空为他们忙这忙那忙里忙外而无怨无悔呢?这些年,我没少为青年作家诗人们服务。在佛山,大抵少有人会像我一样,对他们提出的要求予以一如既往的夫子情怀和热情笑脸。也许一个不懂拒绝的人,他的心天生就是软的,那就合该苦下去吧!反正愿不愿意都得扛着,谁叫你是作协的头?不带头做好会员服务,如何服众?

诉一下苦总该不会有罪的。可能会有没话找话凑字数之嫌,但这种顺哥逆嫂的累活,有时还真不好做,拿捏不好,许会留人话柄不说,甚至会给人一碗水没端平、当上主席脸就阔的错觉,那“夹枪带棒”的揶揄,听起来是不那么好受的。事实上,确实还有几个序文等着我交稿。杨白劳的年关——难过,压力忒大呀!

协平是位实诚的青年诗人,有思想,有持守,且文本还不错。这样的好青年出集子,理当支持。

客客气气的电话,序文要得十万火急。我还真不好再说什么了,认命吧,反正夤夜挑灯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让协平歉疚好过让我抱愧!南海几位才俊出集子都是我作的序。朋友间多点体贴的理解,也就少些你厚我薄的议论,秀才人情,这半张纸上的好酒,协平算是欠定我的了!

 

写诗的协平一如平日里教书育人时平实的协平,他静静的不动声色的另类抒情,是我所看重的,我认为写诗的人最应该具备这种朴实的素质。我认可协平的乡土题材写作,因为它具有较强的地域特色,其文本意义大于结构意义的轻松切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专属于他的一种有质感的写作方式,这种写作看似平淡、不在意,甚至在实际的表象下显现出某种近似木讷的表情,但却具有四两拔千斤的内涵力量蕴含其中。

“望您/便如凝望浩瀚的大海/读您/就是读一种深度/您的形象是乡亲们的缩影/您瘦/乡亲们也瘦/您的手很有力度/只那么一挥/良田变成了厂房/荒地变成了闹市/得意地收割着富裕……”(《我们的好村长》)。多平静安详的一幅人物素描!一切都在线条的勾勒中若隐若现了。乡下村官兼具父辈形象的描摹,确实无需太多的形容词来堆砌。相反,“财富”一类的词倒是一种点缀了。

“一条街道。老式的直。/不算太长,却身兼数职/买卖、市场、过境公路/各式店铺,古朴或新潮/以乡镇的高度林立在两旁/温和谦逊的老乡们/把自家生产的农产品/在街道的两边摆起长龙/或站、或蹲、或坐/每种姿式都很繁忙/吆喝买卖……”(《小镇印象》)。好诗句不用太多的语言来阐释,它的自然朴素之美就在字里行间静静的等着你的眼睛。依靠挖掘发现的美,更具有美学价值。诗人对于美的发现,缘于他对事物的极度熟悉,协平在诗歌中较好的把握了“印象”这种俯拾皆是的意象。“或站、或蹲、或坐”尤为传神。“姿势”在“吆喝”,倘再添点儿朝霞或夕阳余晖,那就是一幅美不胜收的清末水墨了,美得有些醉人。

“诊断书字字玄机,也无法/掩盖它所暗藏着的巨大阴谋/医生的三只手指只轻轻一捏/就把它递得像一片羽毛/毫无分量可言,我捧在双手/却像捧着一座山一样重不堪负/但又不能放下它而置若罔闻/这里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利刃/带着冷,无情而锋芒毕露/齐刷刷地刺向双眼,无法躲避/现实已经一丝不挂地站在眼前……”(《二叔,我要为你写首诗》)。这组质地淳厚、朴实无华、艺术风格上乘的好诗,曾被我只字不漏全文照登在《岭南文学》2013年第3期的诗歌栏目上。检阅里面切切如诉的沉重文字,我被协平的细腻深情所感动。“诊断书”与“医生的三只手指”、“一片羽毛”与“一座山”这些相互关联的词,切入得非常妥贴精准,扣人心弦!不同的人的心境是完全不同的,亲情与血亲之间的认知由此超越时空,汩汩流泻出深沉的大爱之泉、力量之源。“二叔”流为诗人的心间之痛,那是一种情绪的升华了,它需要真情作为力量支撑。

 

南海几位写诗的小伙子小姑娘都颇具可塑性,其中肖铁、亚明、郭杰广、粱协平、刘玉婷、陈宇宙、洪永争、竹子、黄观水等算是具活力有前途的佼佼者。这些诗人大都出过一部或几部诗集。此番,谦虚的协平也不示弱,敢于站起来一试身手,终于要出版诗集了,这是一件大好事。写诗的人,坐在冷板凳上,黄卷青灯,坚守十几二十年,着实难能可贵,出本集子总结总结岁月,犒劳犒劳自己,这无可厚非。协平写诗多年,小有成就,有此造化,完全得益于他的平静心态和逐梦的努力。

全媒体时代,发表作品已不是问题,人们对着微信微博,轻点鼠标,即可实现发表愿望,但诗歌和诗人的命运,却似乎没有太大的改观。协平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坚持诗歌创作,在离开诗歌多年之后又重新回归诗歌,这本身就是一段有趣的插曲和佳话,这是否可以看作是诗歌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植入诗人的灵魂,如养分和阳光一般不可或缺?我想,应该是的。

更多的话我不想在这里展开了。总之,诗歌终究是语言的艺术,协平当然还有不少短板和需要努力的方面,比如他的诗歌语言较为单薄、生涩,结构稍欠节凑感和跳跃性,艺术表现手法尚显松散和不平衡等等。作为同道,我希望他在不断进步中矫正自己的不足,朝着诗歌唯美的方向,昂首前进。

是为序。

 

 

                                                                                         2014年6月16日深夜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