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广佛都市报》专访  

2014-07-14 13:06:13|  分类: 诗歌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广佛都市报》2014年7月11日转发

转载《广佛都市报》专访 - 广东张况 - 张况的博客

 

 

                               张况:《中华史诗》选择了我

                                         

     日前,佛山诗人张况耗时15年完成了大型历史文化长诗《中华史诗》,该诗共80000行20卷。《中华史诗》被诗歌界誉为中国版的《荷马史诗》,长诗上溯中国的神话传说时期,下迄清朝。这次出版的《史诗三部曲》系《中华史诗》的其中三卷精选本,系广东省第三届重点文学创作扶持签约作品,近日由省作协和花城出版社联袂推出,被评论界称作扔向诗坛的精神核弹头。昨日,张况也接受了本报的专访,畅谈了自己的史诗理想,并分享了自己对历史和新古典主义写作的种种理念。

 

                                                       史诗梦:他把自己逼上绝顶

   

从1995年开始,张况表示脑海里就不断涌动着写这部作品的最初念头。“史诗梦是我一生的文化理想,写作《中华史诗》是我一生的使命追求。我一开始就把自己往绝顶上逼,这是一个没有退路的绝顶,我甚至做好了用一生的时光去攀登的心理准备!这十多年来,诗歌写作实际上已经成为我最重要的生活习惯与方式,事实上,我的生命已经以《中华史诗》的方式得到了另一种最真实的呈现。”他广泛收集相关材料之后,1999年,便开始了“这‘可怕’的尝试。”

张况表示,当年写作的时候电话号码还是6位,眼下已经蹦到了8位数,人生最重要、最美好的20年都献给了这首诗,虽然也曾经遭遇电脑中毒,写就的4000行诗歌泡汤的窘境,但创造历史的焦灼和兴奋始终贯穿在写作中,他表示:“ 在诗歌的世界里,我是自己的‘王’,我能唤醒那些绝世风景里死去的帝王将相文人骚客以及那些早已被时光湮没的事件,让他们主动与我的灵魂达成某种谅解某种妥协形成某种备忘并平等地进行电闪雷鸣式的心灵对话、让他们与我的思想久久地对视、交融。”他走进了不同历史人物的世界,并发现了数不胜数的“哲学命题”,紧张的创作持续到2010年底,史诗初稿终于杀青,之后批阅删改四载,终于提前精选推出隆重《史诗三部曲》。

 

                                                      大历史:他实现了诗性穿越。

 

张况向我们展示了他依然还在精心修改中的一摞诗歌稿件,A4打印纸都翻起了毛边了,据他介绍,整部《中华史诗》将在不久的将来推出,内容上溯中国神话传说时期,下迄最后的一个封建王朝——清朝,将中国各个时期的社会进程,重大事件,重要人物,时代风貌和有关哲学、史学、科技、宗教等文化景观,国际影响等予以全方位、多角度的展示。    

张况的历史观有别于史学家,而是和他们有出入和碰撞,他秉持着诗人哲学家的思想,而非僵化的历史实证主义思维 他表示,中华史诗首发三卷里不选唐朝和东汉,而选择隋朝和西汉,因为他认为唐和东汉都是“投机取巧”的移花接木朝代,这不是站在史学家盖棺定论的结论上做出的选择和判断,而是一种历史大视野的一种文化定位,是更客观和更真实的评价。“我是秉持着诗人的责任意识和使命感来观照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拒绝任何先入为主式的矫情。我看见的历史是血肉丰满、水草肥美、栩栩如生的,是接通事件人物就能上天入地的。”

 

                                              新古典写作研究,绕不过《中华史诗》

   

张况与程维、陆健、雁西,并称为“中国诗坛四公子”,多年来四人联合举办过多次高品位高规格的文人诗书画展,在诗坛引为佳话。面对时下流行的口语诗歌以及模仿西方的诗歌作品,他不看好也不反感,坚持自己的写作,“那种旷世的孤独感,有时确实比死亡还引人入胜,还要绝美百倍千倍,那是难以理喻的一种文化持守和精神洁癖。

中华史诗三卷本推出后,著名诗人、诗论家叶延滨赞誉这是“中华文明的纪念碑式的作品”,作为当代新古典主义写作代表性人物,张况对自己的文本充满着自信;“站在时代的潮头,我不能辜负潮流和历史的定位,《中华史诗》有着无可替代的文本个性和史识贡献,研究史诗和新古典主义写作的人是绕不过它的。”他坦承:“《中华史诗》不独属于张况,不独属于佛山、广东、中国,它的体例和思想应该属于全人类。”

 

                                                谈梦想:后半生还会坚持史诗写作和推广

  

《中华史诗》全集到底什么时候发行?张况表示读者不用等太久,未来的推广团队会以更浪漫的方式发行史诗。他准备携手有识之士,也许会以公益文化事业的形式,让全国所有镇级以上图书馆都收藏《中华史诗》,让《中华史诗》成为国内每一个图书馆的必藏书

张况表示,未来《中华史诗》可能会改编成全景式的史诗剧,有人物、有对话、有独白、有情景再现等元素,并与相关机构合作,在舞台上进行宏大的诗剧演绎,企望改变诗歌的静态表现形式,让它成为活的文学体裁,让人们在时间和视觉的穿越中,感受博大精深的中华历史文化。谈及还会不会有更广阔、更深入的史诗写作时。张况表示:“还会探究人类精神的走向和宇宙运行规律的关系,这也许会花去我下半生的大量时间,当然,仍然是以诗歌的方式来呈现,是一种微观的诗意的表达。”

 

                                                              采访手记:他就是张况

 

也不能说素未谋面,但真正有时间聆听他,捱到了这次专访才有机会。世人多窥及他的诗书风流和潇洒谈吐,却未曾看见他对一个采访稿的耐心和认真,他不厌其烦,为采访文字增删修改数次,我们来拜访他的时候,他还在斟酌如何表达才好,我们总以为对一个咳珠唾玉的诗人来说,不过是信手拈来。他的认真,让我们不忍心随意增删涂改其文字,遂全文照搬了问答采访。在访谈中,他更像一个守候中华文化的战士,缀文赋诗,以汉字为谶纬术,把创作的兴奋和焦虑埋藏在诗歌文本的各种细节中;他屡屡谈到使命和理想,却丝毫不令人生厌,因为你可以发现他的确是按照自己的诗歌理想活在当世——既然不能跟世俗了断,也不能完全不食人间烟火,那就把诗歌装在心中,一写便是十几二十年。他谈及自己的保守和底线,可以和室友扶醉街头大排档,也可以推辞官式应酬滴酒不沾。当然,但他并不指责活反感其他人为谋名逐利而写作诗歌,他表示,真正的尊严只关乎内心,你过度关注了别人的表面,往往会丧失对人性真实的理性探求。

 他的谈吐里即有历史的沉重的思考,也巧妙点缀着诗性轻逸的跳跃,语言很闪光:一个王朝被大泽乡的一滴雨击穿、皇帝称“孤”远远不及诗人道“寡”、大运河里挖出的土石方他怀疑是被始皇帝用来垒砌长城了……。种种思想的吉光片羽让你永远有倾听的惊喜。是的,就像他所言,他就是那样的一个张况,让人如沐春风的张况。这个城市更因为有他,多了诗歌意,多了各路诗人纷纷南下佛山的唱酬往来……但,不要忘记,他是那个二十年如一日抵御孤独倾情写作《中华史诗》的张况,让诗歌写作的焦虑和兴奋成为毕生事业的张况!

                                                                                       (《广佛都市报》记者王明锋)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