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序邓箫文博士文学作品选  

2014-08-22 22:23:01|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邓箫文博士文学作品选

 

 

 

 

                                                                          张   况

 

 

 

 

邓箫文是位文化学者,我每以“邓博士”称之。这种称谓,在我这个文凭不高的人看来,带有一种赞慕的意思。法律条文倒背如流的人,往我身边一站,他的形象顿时让人有一种仰视的感觉。

箫文在佛山街算个人物。有一段时间,我常见他戴一顶经典的鸭舌帽以嘉宾的身份坐在美女主持人旁边天文地理街坊邻里扑克象棋的侃个不停,那种成竹在胸出口成章的上佳表现,足以证明其博学多才。我想,关注街谈巷语的市民群众,对他那张上天入地的“名嘴”该是有印象的。

一位文化界“大妈级”朋友问我,“你认识邓箫文邓博士么?”我有点坏坏的答:“有时候认识,有时候不认识!”。大妈笑:“你的意思是你跟他关系不错?”。我答:“比较可以吧!”。大妈立马撇嘴:“真晕!答非所问,不知所云!”

对此,我只好耸耸肩露出一脸的无奈。她若听得进我的以下解读,是否会好理解些呢?

我对滔滔不绝的邓博士当然是稔熟的,之所以说“有时候不认识”,我要表达的意思大抵是:有时候听他神侃海吹莫测高深地唾沫横飞,会顿生出一种巨大的陌生感来,内心直问,这是我所认识的邓博士吗?

我对箫文当然不可谓不熟,何况他偶尔的一两句颇具幽默感的俚语,我听着也颇感亲切的。可当我听着诸如《谁是达尔文》、《宗教是国学大餐不可缺少的主菜》、《英语与文化侵略之关系》、《澳门的一碟虎皮尖椒》、《菲律宾,请不要向中国道歉》、《贝利的嘴,中国队的腿》、《世界杯不是我的杯》等等一类的高谈阔论时,我顿时有一种找不着北的感觉,只觉得这一忽儿东一忽儿西的事件人物国别景致实在离自己有些遥远有些不着边际了。你说这时候叫我怎么判断自己究竟认不认识眼前这位邓博士呢?

好在邓博士的诗并不难懂,否则,我怎敢在他的博学面前装出一副指指点点的更“博学”来斗胆替他的新著写序呢?很多人可能都知道常在报纸电视上慷慨陈词高论频频的邓博士是位文化学者、法律闻人,但不一定都知道他还是位如假包换的诗人。

我与邓博士的文友关系最早可以上溯到2003年,也就是民众谈之色变的“非典”肆虐过后不久。那时他找人出面约请我为他的诗集《今天情人节》作序。我对那天印象颇深,邓博士一身旧式学者打扮出现在我面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阵爽朗浑厚的男中音,老远就飘进我的耳际,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他的学者气质濡染着一阵书香,颇有些中原的味,但其实他是地地道道的广东人。

 

生计牵迫,各自奔忙,日子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一天天走远了。一晃,都十一年过去了。

如今箫文已是鼎鼎大名的大状了,法学博士兼私企老板,让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呀?而我仍在体制不能超标的9平方中兢兢业业夜以继日,还在大部制的漩涡中不由自主地浮浮沉沉挣工资聊以养家糊口。

惭愧归惭愧,朋友还得认。文友之间,坦诚相见最重要,都是捣弄文字的人,凡事没必要绕许多圈子,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认知。忽一日,邓博士对着我的耳朵再次扣响了“扳机”,男中音里亲切的传来这几天抽空聚聚喝顿小酒叙叙旧的温馨邀约。

那天,箫文还是一袭“五四”式旧文人的打扮,只是风度翩翩的戴鸭舌帽下多了一条非常抢眼的红色围脖,(此围脖非彼微博,并非时下年轻人手中没日没夜摆弄的玩意)我对他颇是一番点赞后,直夸他越来越有文人范了。

及至上菜开喝,也不见他将“鸭舌”割除,将围脖拿下。心下于是就纳闷,几年不见,这伙计变耐热了!在座多了一位来自顺德的新文友温荣欣(网名“顺德神父”)。邓博士告诉我他这次主要是为“神父”的新著《粤海风云》吆喝,他让我务必为“神父”把把脉开个“方子”鼓励鼓励。临了,他说他自己稍后也要出作品集的,说是一石三鸟,诗集散文集时评集一起上,生生猛猛,求个堆头,讲个意头,到时还得劳烦我写序云云!

 

前些日子,借作家圣月兄倡导的“雅集”,酒酣之际,邓博士悄然将三大本沉甸甸的书稿送到我面前:就它们了,老兄瞅空点评点评提提意见弄个序吧。

面对如此光荣艰巨的任务,我踌躇半晌仍缓不过神来,心下暗忖:三本不同体裁,莫不是要写三篇么?可转念又想,写三篇似乎没这个必要吧!也太累了!莫如取个巧,来个三合一得了,就弄一篇非驴非马三不像的“杂交产品”吧。可这么一篇高难度的东西又该如何落墨才不致有遽尔焊接之嫌呢?这也太考人了!

内心打鼓之际,博士似乎看出了我的难处,他忙在笑声中识趣“插花”,给了我一个台阶下:老兄弄一篇就行!类似于总序即是OK。

博士就是博士,太有才了!真会照顾人呀!我俩相视一笑,这事就算这么定了!

这段日子以来,路线教育的“个人对照检查材料”前前后后认认真真老老实实的修改了十二遍之多,才总算勉强通过督导组的庄严验收,在我印象中,这是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一次深刻“检查”,比考微积分解三角函数都难。对此,我毫无怨言。

待这一页终于翻过去后,我这才总算拥有一个完整的周末可以抽空为邓博士“打工”。

断断续续写写停停才弄了几百字,一不留神,这慢热的文字却又总爱拽着我的思路往“对照材料”上拐。眼冒金星之际,电话里又传来老母亲“面瘫”的嘤嘤饮泣。复又忆起十一年前“非典”时期与箫文初次相见的情形,思及几天前云南鲁甸地震的惨重伤亡,一种无从措手的揪心的沧凉感遂又在五内翻腾。水乳大地只轻轻那么痉挛一下,600多条宝贵的生命瞬间就没了。大自然的疯狂表达,让善于抒情的人类变得太渺小太无助了。

白云苍狗,天灾难料,万千感慨以浮沤夹杂垃圾的方式拥塞于心,一时间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对万变世事的感受了。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让人们防不胜防了,世事何其相似乃尔?做人难啊!我要为人类的安康祈祷!苦日子总会过去的,还是想些开心的事吧,比如继续专心致志地看看箫文的文章,读读箫文的诗歌……

 

箫文这么勤奋进取的人,他就像一台永动器,十几二十年从未停止过对文学的向往与叩问。一位全天候的文化有心人,一个百分百的缪斯追求者,我想,他的心里一定装着常人难以触摸的无比热烈的恋情,那是一种爱意的传达,它的力量直抵人心。

十年修炼,邓博士的诗有了长足的进步,他的诗句越发简约凝练了。一个甚少废话的人,他的文字就该这样惜墨如金:《地球》就该是“悬/在宇宙半空的//一/滴/泪”;《武则天》就该是“日月当空//平起平坐/有字无碑”;《三国演义》就该解读为“三个小孩/各出奇谋/争一块泥巴”。

我不知道似此吝啬得近乎苛刻的文字,还能作怎样的切削。如果文字精简到几近于无形的状态,这算不算是一首诗的最高境界?但我知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隘,它确实得备一种四两拨千斤的能量。

十年砥砺,邓博士的论点越发犀利了。《地球是只流浪狗》的判断是震烁人心的;《国哀之后更须哀民生之艰》的看法是有责任担当的;《拯救社会良知,期待<见义勇为法>》的呼声是具有时代意义的。离开媒体不问世事有年,我吃不准邓博士这些年在媒体上是怎样发声和大胆建言的,但单凭这些文章中透露出来的社会责任意识的强烈信息,我就可以望见他思辨色彩浓郁的文字里所藏着的那片赤子丹心,这无疑需要针砭时弊敢为人先的勇气。

十年入世,邓博士的行止更具儒雅风度了。文坛旧事曾记,出世也好,入世也罢,都是他的真实生活。《那时年少》、《写信的年代》、《随处可见的文学社》里怀旧的一通嘘唏和几许人生旧场景,令我不免怀想起文学在那些逝去的年月里所带给我们的缕缕温暖;《博缘几年修得》、《称我为天才的人去了》、《唯有归去的诗心》为我们送来了人情世故中那些值得珍视的奋斗历程和师友情谊。那是箫文夜静更深时的点滴感喟,它们真实自然的理性表达,很能拽住读者的心。

通读邓博士的文字,我大抵摸索出了他这几年的奋斗轨迹:那是浸了汗渍的生命色彩的真实呈现,人生的种种际遇,俱在字里行间抖漏出一种理性的喜怒哀乐,很具体,也很细腻。从箫文冷静的文字气息中,我分明感受到了这三部精雕细琢的作品所凝聚的,乃是他赤诚的一泓心血。捧在手心里,那就是一位诗人兼学者的温暖馈赠!

更多的解读,我觉得是一种多余了,因为善良的文字之所以出彩,是因为它具有见仁见智的闪光品质。清清爽爽的叙述和抒情,看着总是舒心的,又何须我太多的饶舌?

是为序。

 

 

 

                                                                                             2014年8月16、17日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