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从四个方向爱着佛山》跋  

2015-05-25 09:39:16|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坛四公子:我眼中的四大文艺金刚(代跋)

 

 

                                                                  洪 烛

 

 

中国新闻网发布“2014中国诗歌十大新闻揭晓”的消息,第六条是“中国诗坛四公子工作室”在佛山梁园挂牌:2014年9月28日,由北京陆健、江西程维、海南雁西、广东张况等四位著名诗人组成的“中国诗坛四公子梁园工作室”在广东佛山市梁园挂牌成立,这是中国诗歌界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诗歌文化传播模式的创新,也开拓出国内诗人与书画融合的新局面。

这四位诗人,都是我的多年好友。

尤其陆健,我认识得最早。大约1989年秋天,我刚从武汉大学分配到中国文联出版社,尚在校对科锻炼,某个下午有人找我,自报家门:“我是陆健”。陆健在八十年代诗坛是响当当的名字,我们通过信,他当时在河南郑州《散文选刊》供职,还转载过我获全国写作大赛一等奖的散文《小梅你好》。他说来北京出差,听说我分到这儿了,就过来看看,我正面对一堆校样感觉挺无聊,有朋自远方来,又惊又喜,赶紧沏茶。我对陆健的第一印象:这是谦和的兄长,又是很有韧劲的诗人。言谈举止间,他不狂,可他的狂劲儿全内敛在作品里。我的直觉并没有欺骗我。我现在还是这么看陆健。诗简直已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身体的一部分,有什么可夸耀的?一个诗人所要做的,只不过是把这种“韧的战斗”(鲁迅所言)坚持下去罢了。让别人来夸自己吧。

今天,在这个诗人太像诗人的年代,我真想夸一夸陆健,这让我敬重的诗歌兄长。我可是从他身上学到不少东西。他真正达到了“诗与人”的统一与和谐。九十年代初,我去旧鼓楼大街西绦胡同的中国新诗讲习所参加诗会,又见到陆健。真想不到,他离开了郑州的《散文选刊》,来闯荡北京,在新诗讲习所负责编辑《中外诗星》杂志。但我相信,他是因为诗歌而坚定地改变了生活轨道,这一步他走对了!跟陆健一样,因为何首巫创办的新诗讲习所而驻扎在西绦胡同的,还有祁人、商震、徐亢、雁西等人。至于像我这样去西绦胡同窜过门的,还有李犁、伍立杨、张况等一大批年轻诗人。当时陆健、商震编辑《中外诗星》,祁人编辑《中国诗人报》,这一报一刊,把天南海北的“找不到组织”而迷惘的诗人们团结了起来,为九十年代初显得萧条的诗歌增添了一丝暖意。

新世纪以来是陆健诗歌的变法期。他创作了《田楼,田楼》等好几部长诗,在《中国作家》等刊物发表,又出版了一系列主题创作的长诗或大型组诗,结集出版。如果说短诗是一颗百步穿杨的子弹,组诗是集束手榴弹,主题诗集则相当于巡航导弹,有更远的射程和更大的爆破力。陆健为新时期以来的中国诗歌,贡献了几件重武器。主题诗集的产生及盛行,与陆健较早地提倡不无关系。

张况是诗坛四公子里的“少年才俊”。这些年里,我多次听张况说他在创作《中华史诗》,觉得他想盖一座巴别塔。传说中的巴别塔体现了人类的雄心或野心,终因缺乏合作精神而破产。而张况凭着匹夫之勇,花费十五年青春,把《中华史诗》洋洋洒洒写了八万多行,顺利竣工。我没想到他还真把这座文字之塔给落成了。先不管这座塔造型如何、重量与质量如何,从今天起,张况在我心目中就是托塔天王的模样,双手托起一部大题材、大结构的超级长诗。力拔山兮气盖世,张况真是扛鼎之士。他哪来这么大的劲啊。我想首先来自于他本人对中华文化的热爱乃至痴迷。他试图用诗的形式,为之作证,并淋漓尽致地表达自己的礼赞。其次,来自于诗人骨子里的豪气:不仅想证明历史,也想通过证明历史来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是好样的。

张况,你确实是好样的,用十五年时间做了一件事,一件别人没想过或没敢想的事情,一件别人即使敢想也绝对不敢做的事情。但我觉得人类进化过程中,总有些难做的事需要有人去做。需要孔子去做,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需要堂吉珂德去做,以梦想大战风车。张况创作《中华史诗》,在我眼中如同大战风车,这一行为本身就充满骑士般的诗意,简直像浪漫主义时代的壮举。更重要的是,在挑战极限的惊心动魄过程中,渴望驾驭历史的诗人居然没有落马,仍然稳扎稳打地端坐在马背上。

雁西出过多本诗集,我最喜欢的是那本《致爱神》。他以“致爱神”的名义写诗,可我读出的是:致自己。只能这么理解:他的内心供奉着爱神的圣像(最好的结果是爱神已住进诗人心里),或者说,诗人已无形中成为爱神的替身,他在为爱代言。这种诗人与爱神的对话与交流,也尽可提供给“第三者”(读者)倾听。它同样是写给你、写给我的。你不是不知道爱神长什么样吗?就看看他的诗吧。你不是不知道诗人在恋爱中怎么想的吗?就看着他的诗吧。祝贺他吧!对于诗人而言,爱神附体就等于诗神附体。为了看看爱神长的什么模样,雁西扮演着诗神,把头戴的桂冠当成皇冠,是的,只有爱神才配成为诗神的王后。为了知道诗神心里的想法,他又站在爱神的立场上,观察尘世间的诗人如何想入非非,如何把满腔热情奉献给虚拟的对象。诗人把爱给神化了,在这过程中又把自己给神化了。爱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之所以占据着宗教般的地位,诗人的顶礼膜拜功不可没。爱的祭司一直空缺,不,他一直由诗人来代理。诗人不是天使,但他因为赞美着天使而显得比任何天使更有力量。雁西的诗集《致爱神》,是爱的样板间。

至于诗画双修的程维,他的画绝对“独此一家”。我不多说了。你一看他的画就明白了。

佛山有佛,有佛就有四大金刚。陆健、程维、雁西、张况,你们是我眼中的四大文艺金刚。

 

 

                        (洪烛,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联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