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神性的石头勋章  

2015-10-12 17:11:33|  分类: 评论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性的石头勋章

        ——评北京著名诗人北塔石头诗选《滚石有苔》

 

 

              张 况

 

 

我认为诗人北塔最近出版的诗歌新著《滚石有苔》确是一本有分量的奇特之书。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贯穿我视线的整部诗集的意象都跟“石头”有关。

石为何物,不言而喻。一本书里堆满了各种各样有思想懂感情会抒情的“石头”, 并让它们贯通血脉,获得体温,进行多渠道发声练习,最后让这些可爱的石头们都开口说话,这是何等的能耐?显然,北塔做到了。

通过诗学意象的果敢表达和温馨喊话,呈现物我两忘之后水乳交融的别样精神气质,是北塔这部诗集给我留下的整体印象。我感觉到,北塔是在用独具风骨的硬朗的石头,在打造一块属于诗歌精神和人类文明的独一无二的“石头勋章”,他要将这块硬朗的勋章镶嵌于时间的额头,让它在历史的光环之后保守属于人类文明的深刻秘密。很明显,北塔是要把这块具有特殊意义的奇特的“石头勋章”,注入伟大的人类精神基因,烙印出属于诗歌审美的变异坯胎,试图为文学孕育出一束具有独特美学价值的神性之光,然后再通过某种庄严仪式,颁发给那些具有坚韧不拔精神的勇敢的人们。文本的内涵告诉我,这是一种类似于普罗米修斯盗火者的精神跋涉与献祭,古希腊最具智慧的神明被宙斯处死时用过的那块石头,一直是压在北塔心上的一座泰山,北塔用自己独有的泄洪减压方式和表达方式,尝试着打开郁积已久的心结,他梦想着要为人类文明的足迹,添加一个属于石头的深刻脚印,进而达到某种精神唤醒的目的。

北塔所做的尝试,不能不说是一种大胆的冒险。

读懂了他心思的人们,也许会通过石头勋章里闪现出来的某种神秘启示,而获得了改变世界的精神力量。

《木化石》、《陨石》、《石林》、《磨盘》、《太阳石》、《石头自述》、《五塔寺石雕》、《恐龙蛋化石》、《南天门的石头》、《卢沟桥的石狮》、《桑干河之石》、《河谷中的石头》、《小石子与大石头》等等等等,都是诗人眼中最为忠实可靠的信物,它们是一种精神象征,如同黑夜里陡然出现的安静的火苗或狞厉的闪电,有着神秘的指引性和排他性,它们裸裎相见的真实见示,在不同的石头之间穿梭,像夜空中呈现的焰火,迸发出神性的光芒,堆砌起人类精神闪亮的高度,重装出人类理想崭新的系统,衍生出峻拔的人性格局。当云开雾散,当一切虚妄都已拔腿逃亡,人们所见,无一不是石头版本的硬朗之物。

    “石头与石头/哪怕以最简单的方式/被堆在一起/就不再是石头//无论什么形状、尺寸与颜色/只要是石头/哪怕是石子/都能加入玛尼堆/像一个个字/被组合成经文//这不是经文的经文/同样能让人安心/这不是房子的房子/同样能让人安身/……”(北塔《玛尼堆》)

在北塔的诗句里,石头无所不能,它们就像一个个活着的精灵、安静的经文、会飞的梦想。石头们坚硬的形象,如同经过地火淬炼的熔岩,它们在时间之水的冷却之下,成了从一而终的岩石,它们不气馁不怕死不膨胀不收缩,这些体格健硕的岩石,以地火使者的形象来到多难的凡间,它们以各种不同的形式证明着自己的存在,履行着或有或无的人间责任。在诗人北塔的眼里,它们其实已变成灵动的情感材料,人们可以借助它们,可以搭建出任何形式的文明,点燃人们眼中各色的希望火苗。

是的,石头是沉稳的象征,玛尼堆的每一块石头想进化成一篇经文,那不是炫技就能达到目的的,它们得通过诗人神奇的口号唤醒神谕的力量,才可能抵达梦想的彼岸。不是经文的经文能安人心,那是教化的力量了。不是房子的房子能安人身,那是梦想的力量催化。至此,石头这一神奇的诗歌意象,在诗人北塔的眼里,已经幻化成安详的文字,展示着某种文明里渗透出来的触手可及的精神内核。

“在石头被玩弄的文明里/艺术像猎物似地被追逐/武器和武器碰撞后/相继都变成了哑巴//只有墓碑炫耀着死者/曾经的存在和失败/碑文写得越华美/他的梦想似乎越精彩//欺世盗名的谎言/无所不在,旷世的/功名也得靠石头保存/谁能说历史能不证自明//荒芜的道路引向石头/犁耙失去了土地/箭簇失去了靶子/一切都得靠石头来回忆……”(北塔《五塔寺石雕》)

这样纯粹的文本里,除了石头,还是石头,这些形式多样内涵丰富的石头,垒成一座思想深邃的通天“北塔”,我站在“北塔”之尖,方知自己已置身石头的巅峰。眼前硬朗的世界,由石头结构而成,而它的主人和首席建筑师则属于同一个人,那就是北塔本人!

在石头的境界里,我不得不承认,我获得了启示的超拔幻觉,仿佛整个宇宙,纯粹得只剩下石头。我所见到的,除了石头之外,再无其他物象,我被这个神奇的梦幻世界惊呆了,我的梦已经重启了精神的免疫系统,一切苦难和不幸对我根本构成不了任何威胁,我的坦然与优雅,堪称经典,适合于表达圣洁的人类精神。是的,有这些人情味极浓的石头相伴,我的梦境不再冰冷,我的心不再寂寞。

我觉得,北塔的高明之处就是将所有安静的石头得积极性都调动起来,慷慨地给它们予名分,让它们拥有人性化的品格。而他只需在记忆的某个角落里,为自己设定一个一览无余的俯角,就可以任性的布设一个无法终止的“石头勋章”打造计划,并尽力让它的实现成为一种可能。

    “我们在石头里已经被禁锢得太久/连心、连笑容都被石化了/不要责怪桥面凹凸不平/那都/为了让您慢行/为了让您多看我们几眼//我们这些被驯服了的百兽之王/像朝堂上的文物百官/各就各位,不得自行换动/还得摆出各异的神态/像乞丐,连饭碗都端不稳/乞求着那来自九宵的怜悯/像雨水一样洒落//然而,自从那突如其来的狂潮/卷走了我们的鼻子、手臂和脚趾/就再也没有足够的水/流过这不再需要我们镇守的河流//永定河水被迫掀起/永不安定的浊浪/降伏它,本是乌龟的差使/为什么要由我们这些/旷野的子孙来承担?/让乌龟去背负石碑吧/那些石碑因为刻有皇帝的题词/而显得更加沉重//我们被剥夺了山林/成了平原的奴隶”(北塔《卢沟桥的石狮》)

当石头还是石头的时候,它们也许一点也不抢眼,抢眼的是石头沉稳的内涵。当石头中猛然蹿出一头石狮子的时候,石头的灵性就彰显出来了,我看见,而诗人北塔就是那个矢志凿石的石匠!

但凡有点历史常识的中国人都知道,卢沟桥之痛,乃是日本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华民族近代史的天殇!北塔在这里不止一次,他的技巧高明就高明在他把石狮子们的前世今生都参透了,他顾左右而言他的目的是要刻意掩盖些什么,他那么平静的表达方式,其实是要告诉人们一个最浅显的道理,那就是任何外来的污浊力量,都无法打破石头内心圣洁的平静。人们只有阅读石头的内心,才能进一步感知人世间曾经有过的万卷沧桑。朋友们,这样清醒孤独但并不突兀茫然的卢沟桥,难道还不是中国人民心中的一道奇特风景吗?

不说话不等于哑巴了,不申辩不等于理亏了。记得中学时代老师曾教我们唱过一首歌叫《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歌词里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当时同班的许多同学就觉得很好奇和不解:石头乃哑巴一个,怎可能会开口唱歌呢?那不是瞎掰胡扯吗?我闻言摇摇头啥也没说。质疑石头的同学后来成了为人师表的物理老师化学老师,而我不幸变成了诗人!

现在,从北塔的诗歌看来,石头不但会唱歌,而且还能干许多别的事情。

石头以其静默而不张扬的稳重形象,给人们予思索的宽厚空间,广阔而无垠的知性文字,总在不经意中释疑解惑。北塔这样有启迪意义的文本,以石狮子的形象多维呈现,它一定能让人们在时间的背影中获得某种切近神性的启示。

在我不算狭窄的阅读范围中,以全书为石头意象出现的文本,相当罕见,甚至可以说仅见。我被北塔因对石头的痴迷而生发出来的各种奇思妙想所打动,我感佩于他文字的冷静与深邃。石头诗选,这可真是大有可观的新奇文本呀!得有多大多奇崛的想象力才能完成这种“点石成金”“石破天惊”的基因异化?

北塔能让石头开口说话的本事,不啻于让哑巴获得了属于自己的话语权,这无疑是一种划时代的进步。

数字化时代,世道有太多的不测。诗歌的功能置于社会背景下,可真像三头六臂的孙悟空,真的无所不能啊!在此,称北塔为“石头诗人”,我看是合适不过了。

纵观全书,各类石头滚滚而来,滚石有苔无苔,我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石头能给人怎样深刻的教益与启示。石头诗歌意象的不断移步换景,就像一幅幅妥贴而精美的画卷不断涌现在人们面前,让人有一种应接不暇的繁复感和踏实感。闭上眼睛,你也许还能听到石头来自远古的迷人的呼吸。

作为一位在诗歌翻译领域颇有建树的当代诗人,北塔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交往多年的挚友,开心见诚的诗歌兄弟,我和北塔常以“爷”互相揶揄对方,那是一种灵犀相通的豁达了。

“塔爷”的为人和脾气我是知道的。他是一位非常执著非常有思想和抱负的诗人,一直以艺术至上为追求。塔爷对诗歌的孜孜牛劲,让“况爷”我动容啊。他对于某些事物的深切关注度,有时真让老夫吃不透而又不得不令我刮目感喟。

记得我和“塔爷”前年应邀到青海德令哈参加第二届海子诗歌节时,彼此同居一室,月色熹微时分他还痴迷于编辑他的诗选,说是出版社要帮他出本新诗集。他拿了稿子让我提提意见。我看了目录后,灵光一闪的建议他出一本“石头”诗选。塔爷欣然接受了老夫的一己之见。

今天,我手头上终于捧上了这枚滚烫的“石头勋章”。看来,“塔爷”还真得谢谢我请我走两壶不是?

                                   

 

         2015年10月11日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