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序轮椅诗人潘妍宇诗集《释放》  

2016-02-03 18:08:26|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

   

 

      张 况

 

 

命运其实是一道危险的单选题。

非此。即彼。选对,选错。刹那,永恒。环环相扣,马虎不得。看似偶然之间,也许你就有了这“偶然”之后的“必然”际遇。一点不由人。

肉眼看不见的基因突然改变一下排列方式,一个原本健健康康的小女孩命运就此改写。厄运颤巍巍退守于她的躯体之内,她再也无从选择。原本属于她的幸福时光,从此被病魔改写成黑暗岁月,她不得不站到死神的对面,无可躲闪地日夜面对绝望的命运、病魔的袭扰、死神的威胁。她必需以接受者的无奈资历,面对死神向自己弱小的生命展露N种资深的可怕变脸……

潘妍宇。女。现年22岁。南海九江人。一位坐在轮椅上写诗的人。一个不向命运屈服的强者。镜头回放到她13岁那年,彼时正值花季的少女被一纸冰冷的诊断书无情确诊为肌肉萎缩症,一个叫“渐冻人”的俗称变身为噩梦,如魔咒缠在她身上。多少年以后,我凄然敲开电脑上的资料,揪心地发现病理报告上无情地显示:身患此类病症的患者,等于得了绝症,肉身相当于被判了“死刑”。也就是说,这一晴天霹雳早已沮丧地告诉过小潘,崎岖世道,从此不再为她烙下欢快的脚印……

 

“对我而言,诗歌是一种陪伴,更是一种记忆。我一度曾非常恐惧,但在诗歌中,我找到了释放的感觉。”去年6月3日潘妍宇在“爱满南海,情暖九江”南海道德讲堂“关爱轮椅诗人”的活动现场对母校九江儒林二小可爱的小师弟小师妹们如是说。有人发现,那天的小潘脸上挂着的晴天,开出了比太阳还灿烂的花朵……

我没在现场,但我确信,上帝已悄然给了她另外两条腿:一条叫诗歌,一条叫坚强!

南海文联主席吴彪华对我说:“这女孩不容易!请主席您务必拨冗为她写几句鼓励的话。”

记得此前,九江镇宣传文体办的崔主任也向我表达过类似诉求。看来这活,我马虎不得。

八项规定出台后,少了许多酬酢,该说谢天谢地了。但挨年近晚,这总结那计划,债主似的追着我跑,一大堆杂事琐事鸡毛蒜皮,箩筐都装不完,只好中午插针。

写什么?心里没底。怎么写?不好拿捏。小潘,我至今缘悭一面。诗稿,我未遑拜读。

还好,一个确切的信息显示,如今的小潘,已蜕变为佛山小有名气的“轮椅诗人”了。她调侃自己的作品是“黑暗体诗歌”。我看有些命名的意思,为她敏捷的才思抚掌。

切换一下镜头吧,小潘的出现,其实少不了市作协文学院的慧眼,周崇贤院长、郭杰广副院长他们做了一件好事!他们主持的“电召诗人”活动去年挺抢人眼球,连《中国青年报》都作了报道。正是他们无意中发现了写诗的小潘,才有了今天这一众热心人士伸出温暖之手帮小潘圆了“诗人梦”这一说。无疑,这是值得褒扬的功德之举。

人间温爱,涓滴有声。

如今,市作协、南海区文联、南海区作协、九江镇文明办、市作协文学院等单位要联合为小潘出诗集了。这更是落到实处的“点对点”帮扶啊!替小潘高兴。

小潘的诗歌我粗略翻阅了几首,觉得颇有文学功底,诗句也挺见生活意趣的,暖暖的正能量,流淌的多是自己生命味觉中的酸甜苦辣咸。轮椅上的写作,本身就是一道残酷而美丽的风景,里面有不少句子该是此处有掌声或此处有泪痕的深情表述,免一回俗吧,请恕我不在这里罗列小潘让人心疼的诗句了。旁人也许不难想象,那些清纯的文字一定是小潘血管里流淌出来的刻骨抒情。小潘不负青春呀,她用诗一般的情怀为自己的艰涩人生做出了最动人的阐释与注解。假以时日,我想,她会有更好的前程。

苦孩子,不容易!

 

正常状态下我是个感性与理性的结合体,别人说我有时兼具了魔鬼与天使的两面性。那是黑白片中不值钱的褒贬了,不理也罢。但作为诗人,我确实常常会因一个细微的情节感动得泪流满面。比如今天中午,七尺老汉竟真的就被这位轮椅上的姑娘的事迹感动得“老泪纵横”了,止都止不住……

有时候,我在思考,人定胜天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为何命运总喜欢捉弄人?为何人在命运面前会变得如此脆弱这般无能为力?为何命运随便竖起节外的一根小枝条,就够人攀援一辈子?为何书读得那么多了,人还是这么困惑?

命运其实就像如来佛的掌心,而人就像孙行者,任你怎么折腾,还是在命运之内、掌心之中,别说指头,你甚至连佛祖他老人家的半根掌纹都掰不动!要想做“跳出掌心”的美梦,那简直是“搭错线”的痴心妄想!

玄乎?悲乎?

是的,当命运轮不到人选择的时候,它往往会以种种令人丧气的表现形式任性逞凶。比如一次意外、一场怪病、一个来不及苏醒的噩梦、一把未能及时撒出去的晦气灰烬,等等等等,总之它会让人目不暇接,烦恼缠身,不得安生。

学生时代一心二用,边偷看武侠边听秃顶老教授摇头晃脑讲过几堂辩证法。邪,老夫是不信的。凭我一流的想象力和三流的思辨功夫,矛盾论倒是不难理解。难理解的是人的力量,它为何如此这般渺小?小得只消一阵风,就能让你如尘沙飘逝无踪。

话又说回来,人的力量又是巨大的!有时甚至大得让人瞠目结舌。比如今天我笔下的这位小潘,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标本”。面对厄运,她选择了笑对。长时间马拉松式的挑战,让她有了今天的成绩。这是生命的原动力在驱使她不断前进!直让人感叹:生活真会开国际玩笑!

末了,我觉得有必要在此续貂一笔,实话告诉列位看官吧,这是老夫目今为止含泪写就的第三篇序言。第一篇是为已故著名杂文家安文江老教授纪念文集写序,第二篇是为另一位德高望重的已故作家何青山老先生文集写序。这第三篇序里溢出的泪,成份有些复杂,该属于悲欣交集的级别了。

诗人小潘应该继续写好生命中的每一首诗过好每一天才是!她该明白,决不能让张主席今天中午的泪白流了!

是为序。

 

 

            2016年2月3日  午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