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河流:生命之源或诗歌的母题  

2016-04-29 17:08:23|  分类: 散文随笔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2016中国青海黄南·瀞度国际诗人帐篷圆桌会议上的发言

 

 

               张  况

 

 

    水是地球的血液,是人类基因图谱中的共同血脉。古往今来,水与河流注定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人类的生存,少不了水与河流无私的恩赐。没有水,一切生命都将枯萎,古今中外,男女老少,概莫能外。

是的,人类文明最美的表现形式——诗歌,同样也少不了水的滋润、河流的抚慰。可以说水与河流是生命之源、诗歌之泉,是人类文明最温柔的载体。没有水,生命无以繁衍;没有河流,诗歌少了情趣。生命与水、水与诗歌、诗歌与人是相互勾连的一种温馨依存,是人类社会绕不过去的重要话题。上善若水任方圆,谁要是诅咒水,水一定会让他为自己的无知补课。谁要是辱骂河流,河流一定会让他为自己的浅薄羞愧一生。

    水是人类文明最重要的依托之一。没有水,没有河流,人类世界的一切美都将孤掌难鸣!纵观世界四大文明古国,无一不与水与河流有关。尼罗河之于古埃及,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之于古巴比伦,恒河之于古印度,黄河长江之于大中华。登场的虽是人类,但我要说,这是水的胜利、河流的凯歌,人类只是水与河流的匆匆过客!

    民以食为天,“农,国之本也”,人类社会首先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然后才可能谈发展,谈其他一切问题。我有时想,人类文明早期何以大都发源于大河流域呢?究其原因,今天我终于恍然:原始社会人类的生存条件太恶劣了,只有大江大河能为人类和大地无条件的提供充足的水分。知道大江大河的无私内涵,懂得水的无边智慧,那是孔子和赫拉克利特们对世人的善意提醒了。否则水边发呆的孔子就不会生:“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的喟叹,站在江边的赫拉克利特就不会感叹:“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诗人们难道不应该更在意水与河流所衍生的宽阔诗意吗?

    水与诗歌的关系也是俯拾皆是的。

    我业余治史,知道卫国是春秋战国时期寿数最长的一个诸侯国,前后共存活了831年,是秦统一华夏过程中最后一个被灭的诸侯国。《诗经》是我国诗歌最早的源流之一。《诗经》里辉煌的淇河诗文化其实就是由卫国创造的。说淇河是一条汤汤不息的文化之河那是毋庸置疑的,淇河被诗家和史家誉为诗河、爱情河、史河,这一点也不夸张。我对数字并不敏感,但掐指一算,《诗经》中与淇河、卫地有关的篇章就有49篇之多,其中《邶风》中就有19 篇、《鄘风》中有10 篇、《卫风》中有10 篇,再加上一些零敲碎打的篇杂,那是蔚为大观了。一部诗集中如此高频率反复出现同一场景,那是罕见的,淇水举足轻重的位置至此不言而喻。

水与诗歌和爱情也是密不可分,也许古时候的男女青年都喜欢在水边行走顺便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吧。那时候镜子还没发明出来,试想美人往水边一站,修长的影子动人的摇晃那么两下,能不把怀春少女的曲线修饰得让身旁的男生直淌口水么?我这人虽然大咧咧不甚讲究卫生,但在清水边捧一把水洗洗脸,将一脸蒙尘的沧桑付与流水,你还真不能说这不是一个值得称许的好习惯。何况两情相悦,能照着清澈的水面瞧瞧美人的俏模样解渴,那该是怎样一种令人心花怒放暗自窃喜的温柔场景?

我欣喜地发现,《诗经》里的爱情不少都发生在水边,如淇水、漆水、消水、扬之水等等,无一不是爱情的见证者。水边的爱情几乎成为《诗经》爱情的一种最温馨最经典的表达方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那是想想都心醉的动人诗句啊!川流不息的河流成为爱情的象征,那该是“柔情似水”的表达了。诗人至此,那还闲得下来么?

    看看古代诗人屈原、曹操、张若虚、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等人关于水与河流的诗篇吧,他们绝对对得起任何一条被他们抒过真情的河流。屈原在《离骚》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这是豁达的君子之风,拼的是凛凛气节,一般人根本学不来;曹操在《观沧海》中大声吟咏:“水何澹澹,山岛竦峙。”这是作为政治家兼诗人身份的一代雄杰内心勃发的山川情怀了,凡夫俗子难解其意;至于张若虚在《春江花月夜》中唱唱:“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那是大诗人对水对月对云的一种哲理解读了,旷世苍凉里的一抹沧桑,常人是体会不出诗人内心的纠结的;李白素有“诗仙”美誉,在《赠汪伦》中感慨两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友情的深度一下就衬托出诗情难以企及的高度;白居易的《忆江南》有:“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表达,那是诗人心情大好时跑到河边看日出生发出来的畅爽抒情了,春天的江边,站着的回忆,肯定有出人意表的感叹才对;苏东坡诗书兼善,《题惠崇春江晚景》时来:“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那么两句,又是竹又是桃花又是江水还有鸭,你说这能不是线条与画意联姻派生出来的动感抒情么?

    一勺清江水,无限客子心。只要有水有河流,诗意就永远不会靠边站。诗人们无需挥舞任何世俗的色彩,就可以将河流甚或整个世界涂抹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美丽程度。我想,这也许就是诗歌的力量!

生活是多元的诗意的,有空时在诗歌语境中研究一下水与河流同诗人之间的关系,那是蛮有意思的事情。

             

                      2016年4月6日 夤夜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