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史识深处的醒世之镜  

2016-09-16 11:31:22|  分类: 评论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张况的五种抒情》

 

 

 

青山雪儿

 

 

 

他不是聂鲁达,他不是里尔克,他不是米沃什,他也不是佩索阿,他是中国诗人张况。张况先生是我一直跟踪阅读的诗人之一。近日,我很荣幸收到他新出版的诗集《张况的五种抒情》。他的诗幽默风趣,厚重大气,气象万千,构思精巧,神韵兼备,每读必上瘾。几年前我就说过,不能让人上瘾的诗,不是好诗。诗人张况以鲸鱼的味觉,鹰的眼光,猛虎的利爪抒写宿命之外的另一片天空。

罗门曾经说过,“在战争中,人类往往必须以一只手握住‘伟大’与‘神圣’,以另一只手去握住满掌的‘血’”。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意外。活着,就是一场意外。死亡也是,诗也是。诗的心跳,是梵音。生与死意外相遇,活着的人依然活着,死去的人真的死了吗?一个完整的人,必有一个完整的灵魂。生活雕刻着诗人张况,让他最终完成他的使命。

《遗址:圆明园》一诗写道:“我赫然发现:几根刺目的遗骨/在寒风中肃立/我很清楚/它们究竟为谁/默哀……”这首诗让人读着心疼,心静,但还是喜欢。诗就是骨肉相连的一种情感。这首诗展现了战争给人类带来的永恒的创伤,表现出诗人对“异国强盗之火”刻骨的仇恨及对战争之‘血’强烈的凄凉悲哀之感。人之不朽是因为他有灵魂,有一颗悲悯之心。而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理解这语言深处的伤痛与孤独?你都不知道,一首诗是怎样将它活活地撕咬开的。如果我们生下来就死去,可以免受人世间的种种灾难和痛苦。这首诗让我们更加清醒地看到人性的丑恶和可鄙之处。试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圆明园”,就有多少异国强盗。这个世界,岂不是早已为每个人挖好的墓穴?一把火激动起来,总是要烧死一批人的。更何况那些狗头、猪头、牛头,比牛更牛的一些头,也会纷纷滚落在地。伤了阳光又伤月光,还要伤星光,还要继续伤下去。想想都觉得悲哀。强盗们除了借用“火”让自己激动起来,除了砍、杀、烧,除了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他们还能做些什么呢?那不是被“异国强盗之火”烧光的“圆明园”,那是被杀戮被砍伐的中国大地,那是一地死尸,是一种让人无比汗颜的耻辱。“圆明园”在寒风中哭泣!多么像善良又无助的一群人。我仿佛看到一双双渴望生命的眼睛,像星星,像夜晚闪动的泪花。如果“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我们情愿把所有的分币全部掷向天空,把冲锋号扔到垃圾桶里。如果石头都可以像“圆明园”一样碎裂,消失,还有什么不可以?一切都将不堪一击。一切都在重复:恐惧、灾难、痛苦、眼泪、战争、仇恨、暴力。人类与之共处了成千上万年。未来可以延伸到一万个未来,又如何呢?未来就是现在。我们需要呼吸新鲜的空气,人类拒绝被黑暗统治。如果我们通过“圆明园”这面镜子彻底照亮死亡,我们将会看到一面新生的镜子。

一位诗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地,也无法预知自己的未来,但他却可以用自己最热爱的母语,写下自己这一首大诗,是呐喊而不是有气无力地说出来。想想中国人国力衰微时所遭受的那些苦难史和灾难史吧,那完全是因为中国数千年来奴性文化的渗透、影响和自身的不争气所至。奴性文化只能造就出人的奴性。那些奴才戏,不正是中国奴性文化潜意识中的奴才意识吗?不管是普通国民,还是社会精英,被奴性文化熏陶出来的人,都必然缺乏独立人格和独立思维。中国人当年的悲哀,就是文化的悲哀,尤其是当时奴性文化的盛行。正是奴性文化自身所带来的巨大人祸,才使旧中国陷入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奴性文化就像一滩烂泥,像患了软骨病的猫、狗和绵羊。病态的美,病态的热情,只会变得越来越有气无力。随着时间的流逝,终会彻底消亡。

德国两位经济学家柯武刚和史曼飞在他们的《制度经济学》中文版序中写道:“很少有一个国家的国民比中国人更多要遭受艰难、战争、骚乱和困苦……(但在20世纪最后二三十年里)我们目睹了这一不幸趋势的转向。中国在赶超中给人印象最深的进步要归功于中国人的机敏和勤劳,但也应归功于中国再次向外部世界开放了它的经济。”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越来越多的国民已经开始觉悟,开始真实地关注社会,关注人类自身命运,并深掘出中国奴性文化沼泽里的红绿灯,拨开心中的迷雾,不断深入内在心灵境域。一个具有独立人格和独立思维的人,是不可战胜的。一个具备自省精神的民族,注定是不可战胜的。

每次读张况的诗,我都有一种电脑重装系统或者被格式重置的感觉。我确信自己跟着张况走到徐志摩墓前没有走错路的错觉。而谁又能理解《徐志摩墓前的沉默》呢?再读《海宁听潮,怀徐志摩》时,我突然觉得诗人张况比徐志摩更徐志摩。尽管他说他不喜欢林徽因,也不喜欢张爱玲,他好像更衷爱《天下第一大如来佛》。徐志摩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而张况生就一双慧眼,总能岀人意料地定位每一阵风。而一朵流云的伤痛,却找不回失去的未来。有一种思念,你还可以找回来,就像你找回来的春天;另有一种思念,你已无处可寻。那是最深的一种思念,深至灵魂的最深处,就像你尚未触及到的另一个真正的你。关于爱,加缪说过:“不被人爱是噩运,不爱人是不幸。”关于情欲,加缪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那些爱所有女人的人,也是那些走向抽象之路的人。不管这个世界表现为怎样,他们都超越了这个世界,因为他们绕过了个别,绕过了独特的情况。那逃离一切思索和一切抽象的人、真正绝望的人是只有一个女人的人,固执地守着这一张独特而不能满足一切的脸。”不知道诗人张况是否也是最绝望的那一个诗人?

诗人张况写下《绿色是让人放心的词》,于是他自然而然地走进每一个小绿人的内心世界,让整个世界都绿起来。无论是在中国古代经典画作里,还是在世界名著里,你都看不到这样的色彩。它是从骨头缝里长出的诗句,它的声音疼在每个人的心里,但真好听。有太多的感动缘于它,只为一种音韵而生的色彩,那是诗人张况留给世界的唯一浪漫,他以最纯粹的色彩,表述生命的另一种存在,代表美,代表爱。我喜欢在他纯真、美丽、忧伤、隐约的光泽里,细细地凝听滴嗒滴嗒的声音,仿佛那是逝水般的爱人。那不经意的眼神,燃亮了一个人内心的黑暗。

认识张况这位抽象派情圣,大约是十年以前吧。其实,我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注他的博客。从熟悉到熟悉,是一种非常亲切温馨的感觉。“不会说话的石头,是我可靠的表弟”。这也难怪作为诗人兼书法家的张况那么喜欢中国书法。他把字把线条写在石头上,石头醒了。他把字写在木头上,木头燃烧起来。他把字写在水上,水己安然入梦。梦里的故乡老了,他却无法写在纸上。写在纸上的,是他记忆中的少年,永远年轻。

除了知道石头是诗人张况的“表弟”。我还知道,他是诗评家,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协主席团成员、是佛山市作协主席,是传说中的“中国诗坛四公子”之一。我真的该抽出更多的时间去认真阅读他们的精彩诗篇。我要借谭延桐先生的那口“心君”牌大锅炒熟这四颗冠世黄豆。不,不是炒黄豆,是要熟读“中国诗坛四大公子”。

 

 

 (青山雪儿,河北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