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序王海军散文集《中华酒歌》  

2017-02-24 20:30:24|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 况

 

 

海军兄“终于”要出散文集了!

这是一件大好事!!

之所以喟叹“终于”,是因为三年前市作协换届后,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一直像“黄世仁”一样逼他出作品集,让他务必将新任主席的高度“信任”与深切“期望”当一项必还的债务,认真对待。还不上的话,并无人情可讲:一瓮十五斤装的贴牌“王家酒”(酒精度53度),外加一支高度原装“飞天”(年份不得少于八年)。

海军闻言,竟嬉皮笑脸不止一次对我大言不惭:“近期正在整理作品,估计很快就能成事!至于序跋一类的杂务,非你张老汉和包胖子莫属!稿费零元!”

我是乐呵呵记下了他这番信誓的。

苦命文人稻粱谋,勉为其难“搵两餐”,隔三差五,王“喜儿”、张“世仁”总能在不同的文艺活动场合碰面;兄弟一大场,酒“司令”两个半,十天半月,我总得与他和包悦走两盅的(他与包胖子是如假包换的完整酒鬼一个,我顶多算半棵葱)。见面即问:“还需多长时日,方能读到阁下书稿?给我记牢了那‘一瓮’和‘一支’呀。到时视情节轻重,再行加码,绝不含糊!”。

他即找借口搪塞“近期实在太忙,一堆冗务,烦不胜烦。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杂志社、酒院、家庭内外一齐来,逼得我老王吧,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暂缓!暂缓!”

我闻言沮丧之至!知非一时半刻能逼。心下一软,就在他的“很快”与“暂缓”之间选择后者进行“理解”。

想这老王,近年来确实也够难的,社长、总编一肩挑,院长、酒保一起干,家里家外都需照顾周全了。那岂是凡俗如我者能支应得了的么?!

兜兜转转,徘徘徊徊。偶一回首,三年已经没了踪影。这温馨酒债由此成为一笔“老糊涂仙”。

他说的“很快”,其实并不算慢,也就三年半而已!他说的“暂缓”,其实“缓”得不很“老太太”,中间也就隔着小半代人而已。之所以不忍心逼他,主要是考虑到作协乃“三无”民间组织,不给人家一分钱工资,当作协副主席,其实就是个“空壳”,还妄想着硬要把他往“债务”上拽,这不人道。

也罢,权将希望“熔断”吧。漫漫人生路,百岁“有排捱”。弄掉三年半,还有九十来。从活着的三万六千天里抽取任何一天,拿去化验,都能测出彼此兄弟品牌的“高度”境界。难道几行沾染酒气的文字,其“浓度”还能赶上兄弟感情“纯度”遮掩下的种种艰辛磨砺?且放他一马吧!

 

海军兄“终于”要出散文集了!

这是多么“喜大普奔”的事!!

之所以用“喜大普奔”,是因为他写的全是“酒文章”,且大多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人物和事件。《荆轲:风寒水冷酒烈人雄》的悲壮、《胡亥:酒色荒淫家破国亡》的教训、《卫青:因酒结缘一将功成》的启示、《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喟叹、《杨玉环:贵妃醉酒百花亭》的一夕欢愉、《赵匡胤:一杯美酒释兵权》的分量,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未成曲调先有情,闻着都能“醉人”啊!这样的特色“产品”!比行酒令要“过瘾”得多。填补的是老夫内心多年酒后的空白。况且,一旦想到多年的“一瓮”和“一支”这番终于有了“清零”的可能,我心里能不偷着乐吗?

在我看来,酒文章就得由酒神来写。而海军兄在我心目中就是海量洋量的五星级“酒神”!业余侍酒,活色生香,把个南国酒文化研究院搞得风生水起好运来,喝得东西南北的四方客官晕头转向甘拜下风找不着北。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感觉这家伙就是为酒而生的。事有攸归,人尽其才,心下为他高兴!

顺带给读者透露二十多年前一场与他有关的酒事吧。彼时,我还在佛陶集团打光棍挤集体宿舍整天无聊的想裸跑、而王“酒神”已在《南海报》任副刊部主任与漂亮女友开始了“无证驾驶”的欢快生活。忽一日,腰间的BP机接到他一大堆“蛇春”般长的数字,于是赶忙靠边停下我心爱的新购二轮“钱江”,从屁股后面的钱包里掏出业已磨损严重的“密码本”,经现场手忙脚乱一阵比对、翻译,知是邀我次日上午“酒聚”的喜人信息。于是赶忙从怀里掏出“大哥大”给他回复了几个简洁的数字,大意是:“谢谢!准时出席!”。

次日上午,罗云、包悦、刘志云、伍康希等一众文人墨客齐聚王主任“微型客厅”,话还没说几句,就开始吆五喝六,猜拳行令,约摸半个时辰的样子,四瓶30度“石湾水”,已弄得大家东倒西歪、星光灿烂。正是借这次“酒聚”的机缘,让我这个诗坛“初哥”与彼时即将“著名”的诗人包悦有了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酒酣耳热之际,我红着脸附耳问曾是陆军军官的海军,这位穿军装的解放军胖叔叔姓甚名谁?什么来头?

海军一拍脑袋,这才打着饱嗝结结巴巴向我隆重推介:“天……天呀!都是写诗的,还以为你们早……早就认识呢!呃!这是环……环市派出所刑侦队的包……包大队长、大诗人包……包悦,呃,你跟他是一……一丘之貉!”

“天呀!还有个“环市”,第一次听说呢!地级?县级?”

这可是真实的大笑话!刚从乡下进城的农村娃,不认识警服,见颜色都差不多,就以为包队长穿的是军装。这人可丢大了不是!彼时王主任“微型客厅”有着精致花纹的地板砖铺得也不那么严实,有条裂缝弯弯曲曲直通厕所。开“天津大发”的青年企业家、石湾“天狼星”诗派掌门人罗云扬起他“五子登科”的脸(他脸上长着五颗大痣),哈哈哈大笑,按住我的头说,脑袋大是大了点,但建议你还是试试,看能否从这条缝里钻进去?

一众大笑,几将楼顶掀翻。我腼腆自羞,自知错得不轻,不弄几杯下去,怕是难过此关的。于是觍颜,满上三杯,一口气灌了下去。

彼时的包悦,胖子一枚,故作高深,不苟言笑,不怒而威,跟“座山雕”似的。我对这位年长于我不足百日,体重和身材占桌面积却比我“胖”近一倍的警察叔叔的第一印象是:有点款式!但样式不太像诗人!究竟有何厉害招式?咱还得拭目以待。

感谢酒!感谢菜!感谢诗歌!感谢亲爱的海军哥哥!让我有机会在物质相对匮乏的年岁能喝到那么好的酒吃到那么可口的饭菜触到那么多的佛山诗人。才疏如我,这是见到佛山诗坛“大咖”最多的一回,总共三个半(海军写散文、写小说,偶尔写点隔靴搔痒的情诗哄哄颜值女友开心,他只能算半个诗人)。彼时,报社待遇好啊。海军生活质量高,小房间的书架上,除了书,就是酒,摆得满满的,五花八门,看得我眼花缭乱,许多名字都没听说过的酒,他家里居然都有。这一次,我对他家的酒算是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人掏腰包置办一桌酒席,诚邀兄弟们来胡闹半天。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算是一种奢侈之举。记得海军为此还写了一篇《莫说你年轻》的散文,刊登在他的副刊上,追述了人生易老的感慨以及那场“大酒”对于佛山文学带来的重要启示。

诗酒年华,青春作伴。一眨眼,二十多年就交代在那一圈圈青涩的年轮上了。

多么开心的岁月啊!及今想想,心里都还热乎。

 

海军兄“终于”要出散文集了!

这是为佛山文学添彩增辉、填补空白的“文本”!!

他此次结集出版的《中华酒歌》,共69篇。篇篇拿酒说事,篇篇与历史文化名人过不去,篇篇即使拐弯抹角,也要跟八竿子打不着的“酒”扯上哪怕是一丁点的远房“亲戚”关系。篇篇酒气逼人,闻着好香啊!

酒是好东西呀,很多人说:酒品就是人品。我想,这是颇有些道理的!

美酒飘香,万里比邻。酒以成礼、酒以成欢、酒以忘忧、酒以壮胆的事,可谓车载斗量,三日三夜不吃不睡也说不完;酒池肉林、酒囊饭袋、酒肉朋友、酒后乱性,酒桌上搞定的事不胜枚举,酒后发生的故事黄河也洗不清,这些酒色财气的埋汰事,一旦“酒”调重弹,简直罄竹难书。

皇皇中华,诗酒大国。民间祭祀,皇室活动,朝代变迁,帝王登基,世事流变,历史更迭,等等等等,或多或少或喜或悲总能与“酒”斟上千丝万缕的一杯关系。

我很佩服大作家的独特视角、出新心裁,他这些年招贴张罗,风里来“酒”里去,沉湎酒事,竟还能酒醉心定,不惜笔墨,抽空捣弄出这么多与“酒”有关的醇香美文。这能不让我这个闻酒即醉又常被天南海北的诗人们拽着不得不浅斟低酌几杯的“专职文学爱好者”心生羡意、感慨良多么?

只愿读者们快快闻到海军的满卷酒气,才不枉了老夫今夜的这则免费广告!

才不理你面子不面子呢,反正好事说三遍:在此敬告“酒神”王“喜儿”,是时候兑现张“世仁”那瓮十五斤装的“王家酒”和年份不少于八年的原装“飞天”了!

利滚利的事,那是包胖子他们才干得出来的,张老汉一贯不采用这种风格!别逼我!

是为序。

 

 

               2017年2月24日 午夜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5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