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序《康有为:只为天下苍生哭》  

2017-08-03 22:08:36|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 况

 

 

 

孔令建是《岭南文学》的“骨灰级”拥趸兼资深撰稿人,作为“义工”主编,我先后该是帮他选发过不少稿件的。这位一脸憨厚的矮个子作家,投稿时有个“不屈不挠”的高招:所写,多系佛山历史文化名人一类,文字很善良,很抓眼球,开掘也很到位,细读,颇有些人物传记的味。

用过他两篇稿之后,有一天,他来电说想随便问问,能得几多稿酬?我在电话这头红着脸答道:“零元”。

老孔闻言嘘唏,继而对我深表“同情”。尔后,尽管知道投稿纯属“义务劳动”,但他还是按部就班,每期必投。据说拿着弊刊,到户口所在地的文化站去,也能换点“银两”,算是一种额外的补偿吧!

一个多月前,我在某校潜心“洗脑”,老孔来电话,开门见山希望我能在半月内为他的新著写篇序。不待老夫喘气,他又掷地有声的给俺补了一枪:“放心!届时会有薄酬付你”。

想这“大郎”兄弟,海拔有限,铣工一个,每日里隐身私人工厂,如同置身水浒“黑店”,妻娇子小,早出晚归,养家糊口不易,加上本“主编”甚觉此前亏欠他太多,心一软,遂笑答:“按时提货。稿酬不付也成!”

老孔闻言呵呵一笑,竟来了“提辖”性格:“谢谢!谢谢!稿酬虽薄,但不付绝对不成!”然后不由分说,撂了况况“员外”的电话。

在煮字疗饥的行当里谋活,会海文山,且沉且浮,蛙泳狗刨,殊为不易。一忙,竟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境界“清零”如此,想必已是老年痴呆末期症状。                                                                                                                     

今日上午,到梁园一个画展的开幕式上凑热闹,震机状态的手提电话,狠狠拧了我大腿一下,掏出一瞅,乃是孔令建一阵急似一阵的疯狂乱码。

“不好!债主来了,快跑!”,心下一急,猛然忆起月前旦旦所诺,老夫顿时脸色煞白,握紧电话的手,随即进入“帕金森”状态。

真佩服自己急中生智的“歪才”!不打草稿的“大话”,竟也说得如此“震震”有词:“初稿早已OK,最近忙得忘了爹妈姓甚名谁,今晚竖起床板改好发你就是,兄放心可也,误不了你的事,大著啥时候能出呢?”

临阵磨枪乃我强项,看来今晚又得当“夜行司机”了。哎!横竖是搬砖头扛麻袋的命。

“恭候两周矣,待明日大序一到,即可送审付印。不过,倘张主编实在太忙,则我无妨再等几日……”

傻子都听得出来,电话那头,孔“大郎”分明是在替“行尸走肉”般的张“员外”解嘲。

 

正牌评论家写的序,多是些好话说尽的马屁文章,他们不把被写对象作品里的“好”挖出它五六七八九十个来,那是不好意思收人家酬劳的。想来也是,凡人生来都爱听好话,这不独是某国文人才有的传统。

好在老夫半路出家,“杂牌”军一个,无组织无纪律惯了,可以不按他娘的什么“规矩”出牌。因此,老子爱怎么胡诌就怎么胡诌,想怎样天花乱坠就怎么天花乱坠。

但我发誓绝不忽悠大伙,老孔这即将付梓的十来篇万字“炊饼”,我之前确实至少挨个“咬过”一口的!论质地,那是“杠杠的”硬气文章!本土题材的“馅”,香喷喷的非“地沟油”煎炸,“有料到”,“冇得弹”!无需鄙人越俎代庖,费神吆喝,读者自可闻香而至,感受到其中的家国之恋、赤子情怀。像康有为、詹天佑、邹伯奇、陈启沅、朱次琦、陈铁军这样的精英脊梁,那绝对是我民族大厦不可或缺的建筑材料之一。

老孔这小子眼尖,挺会来事的呀!跑这摩天大厦里东张西望一番,抬头即能准确辨认出先贤们与众不同的佛山姓氏、如假包换的南海籍贯。这当然是一种本事,也是一种文化自觉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那是天经地义的事。老孔纯天然的经验告诉人们,登佛山,游南海,没点脚力,刚靠“仰泳”,那是不行的!

老孔显然无需我为他瞎操这份闲心,这哥们有的是力气,当过铣工焊工锅炉工的汉子,啥山不敢登,啥海不敢游?选择性的跟本土史册里的名贤大德们唠唠嗑,顺道回忆一下他们那代人的峥嵘岁月,宣泄一下正面情绪,这对于老孔来说,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拿手好戏,闭着眼都能倒腾出子丑寅卯来的轻松活?比什么上铣床开推土机容易多了!

人总得有点寄托不是?老孔上班整天侍候那些冰冷的设备,又不能跟机器称兄道弟,更无法与成品半成品耳鬓厮磨,久了,肯定也会厌的。业余换种玩法,侍弄侍弄活蹦乱跳的文字,写点可心好玩的文章,那不是想想都挺温暖的好事么?老孔有此造化,也算没白活一回了。毕竟像他这样身材的憨厚汉子,业余能凑到缪斯的“石榴裙下”撩拨出点“风流”的动静来,那也不失为雅事一桩呀!

作家老孔,阶级兄弟“大郎”,请受俺老张一拜,俺要为你那色香味俱全的名人“炊饼”点赞!它们是这夏日里的一抹绿荫,可以让人间燥热难耐的生活场景,拥有片刻清凉的惊喜。

这序,我看也只能就这么着交差了。至于稿酬的事,老孔你真的不用跟我客气。

是为序!

 

 

 

2017年8月3日晚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