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况的博客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

 
 
 

日志

 
 
关于我

广东五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委员。

序新西兰诗人萧萧诗集《让万物穿过我》  

2018-07-12 20:19:26|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 况

 

 

 

老友萧萧,型男一枚,才华横溢的诗人,器宇轩昂的帅哥,更兼戴着导演、制片人、编剧、新西兰电影电视协会副主席等一大串牛笔闪闪的头衔,能不让人眼前一亮么?

出口成章的风流归侨,到哪注定都是秒杀“美眉”的浪漫“凶手”,警报拉响时,抬眼便见两百万一台的豪车上搭的是与上回不同肤色的娇俏“铁粉”,我时常为自己拥有这样一位人见人爱车见车载棺材见了打开盖的厉害诗友铁杆兄弟而感到骄傲。心下偶尔就感叹:同人不同命,羡慕有用么?

萧萧当年是从湖南来佛山寻梦的文学青年,在佛山,他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成为一名有影响的诗人。再后来,他从佛山去新西兰继续寻梦,山一程水一程,一路漂泊一路风尘,一路艰辛一路放歌。世易时移,但这位理想主义诗人,从未丧失过对生命的自信与热爱,从未迟疑过对生活的热忱与眷恋,他说到哪他心里都忘不了诗歌,都忘不了诗意的使命,都忘不了对真的追问、对善的欣赏、对美的留驻。

那一年,萧萧作为电视台的导演,受命到海外去拍摄华人华侨《人在他乡》的创业事迹。在新西兰拍片时,他被当地如诗如画般的人间仙景彻底吸引了,当地一个侨领看出了萧萧的心事,后来,那位侨领直接建议并力邀萧萧移民新西兰,以便长久地拥有这份美丽。当然,萧萧心动了。

就这样,佛山“失去”了一位优秀诗人,新西兰由此多了一名全天候的歌者、纵横捭阖的文艺干将。

萧萧后来闲聊时对我说:“说到底,我还是被自己的诗人气质给‘害’了,害得自己不得不‘抛弃’可爱的佛山、永远的初恋,到异国他乡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不可预见的人生旅程……”对于他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冠冕说辞,我一直表示怀疑。

事实上,在我的心目中,萧萧一直就没有离开过佛山,佛山文学也从未淡忘过萧萧这位有情有义的优秀诗人,多少年来,一直如此,以至于我在编写一些地方性文献时,总忘不了将他的词条也收录进去。

萧萧的境遇,其实与多年前去了上海滩闯荡的佛山诗人罗云极其相似,二人都是我的好友,他们有时候回忆起自己当年的“离开”时,言谈中似乎或多或少都表达了对那年他们“事出有因,实出无奈”的艰难抉择。当然,闻到他们那略带辛酸苦涩的“马尿味”,我总是一笑了之,同时也不忘宽慰他们道:“普天之下,诗人皆兄弟,无论你们走到哪,只要心里装着故土故人,兄弟就无时无刻不在你们身边,人生何处不相逢?许多事,其实用不着过分执著,也要不了这许多感伤,一切随缘就好……”

罗云和萧萧都是重情义的兄弟,而我是个看得开的人,虽说对他们的“离去”也表现得心有不舍,但还是不止一次对他们表达了我光明豁达的看法。在我看来,他们一直都还是佛山诗人,佛山文学从未“开除”过他们的“诗籍”,也从未将他们当外人看,更从未视他们为某种“背叛”从而将他们的名字从记忆的芯片中轻轻抹去,尽管他们的身份地位如今已抬升到足以俯瞰当年的高度,尽管他们如今富得流油幸福得要命的日子比之他们当年在佛山时的捉襟见肘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在我看来,他们一直还是当年那个“革命小青年”的朴实模样,一点都没有改变。萧萧还是那个骑着破自行车在某内刊当编外“临记”时的谦谦君子萧萧,罗云还是那个驾着“绿棺材”(天津大发)抓着“大水壶”(大哥大)到处“寻花问柳”经常掏腰包慷慨请兄弟们豪情万丈在榴苑大排档敞开肚皮喝五块一支石湾米酒的“暴发户”罗云,而我依然还是那个全佛山最穷的土不拉几的寒酸建国厂厂报小编况况……

所有这一切,一如我跟他们之间二十余年的君子之交,契入生命程序的兄弟情谊,其实一直从未改变。

真的,在我的记忆中,萧萧一直还是那位颇具浪漫气质的理想主义诗人,一直还是那位见面开口浪笑偶尔通通电话有空约约茶饭无事谈谈诗歌的诗人兄弟,这样无拘无束无欲无求的患难兄弟,即使他离开佛山已经十年有余了,但在我的心中他从未离去,佛山的文朋诗友们对他依然记忆犹新,彼此之间的关切,还是一如既往,历久弥新。

多少年以后,不经意回眸,我才发现,萧萧当年离开佛山之前在佛山所做的几乎所有诗歌活动,无不彰显着他作为有责任意识的一名诗人的理想主义色彩与追求,他的写作无不构建着他的理想主义诗歌文本,他所忙活的许多挣钱不挣钱的大大小小的活计,无不与诗歌、与文学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关联。

一个写诗的人,无论身在何方,身处何种境遇,都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人生理想,一直迷恋着缪斯女神,一直葆有那一颗永不变色的诗性心灵,一直对自己的诗歌写作如此心心念念绝不放弃,这是值得尊敬的。萧萧就是这样一位值得敬佩的诗人,他对诗歌的热恋,从未因时位的变化而有丝毫动摇,痴情如此,让人不得不服。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刚到佛山不久就认识了萧萧,那时候他写诗,我也写诗,他其实不善饮,我更是闻酒即醉。彼此都是初来乍到,记得有一次一众诗友扛了两箱石湾米酒到诗友李重光家小聚,碍于一群狼性十足的诗人罗云、包悦、王海军、李晓君们都在场,我实在不好意思拂了一众诗人的兴致。结果,500毫升一支的“石湾水”咕咚咕咚下肚,一众诗人面不改色谈笑风生涛声依旧,而我却已经恍恍惚惚满眼金星舌头打结。后来,理智的萧萧意志坚定,他是打死也不喝了,而我为了表明自己“还行”,则继续舍命陪君子。

青春年少,无知无畏,结果可想而知。据说最后是萧萧踩着他那辆破自行车缓缓蛇行拉着我回的集体宿舍,他说我那晚“温柔”地伏在他背上一如亲密恋人,一路高歌,一路胡话,临了还吐得他一背黏糊,他说他那件衬衣是当天新买来为了会友才穿的,可恨就这样被我“毁容”了,他说他当时心疼得不行,都快流出眼泪来了。我闻言自然满心歉疚,恨不得领了下个月的薪水,就去高基街地摊给他另买一件的。

呵呵呵,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我所经历的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佛山诗意生活,这样的成长经历,及今想想,都还觉得开怀好笑。当然,那晚放浪形骸的聚会是我步入社会后最难忘的一次,从此,我长记性了,晓得那液体的火焰并不好惹。记得后来,萧萧曾不止一次对我说:“酒这玩意,像性格黏糊的少女,还是少碰为佳。”对此,我深以为然。

许多年以后,只要与他们几个见面,那些个“坏蛋”们就会乐不可支的拿那天的情景说事,狠狠的笑话我,说我如何如何大言不惭表示自己能喝干整条东平河,却最终如何如何竟连自己名字都说错云云。也不知他们究竟有没有添油加醋坏俺名声损俺清誉,反正那些年许多与诗歌、与酒有关的诗坛笑话、佳话,我还是在此按下不表为好,目的无他,就怕越描越黑。

自己知道自己事,后来大多数时候,只要逢着酒,我多是说着以茶代酒天长地久之类的废话蒙混过关的。诗友们当然对此颇有看法,但萧萧老弟倒是非常认同此举的。鲁迅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说的大概就是我与萧萧!

事实上,我还晓得萧萧是个重视子嗣和天伦之乐的人,别看他有时候“口花花”杀伤力爆表,但骨子里看,他还是个传统文人。这小子特重视传宗接代,到新西兰之后,光儿子就整出来三个,他给我看过他儿子们的照片,一个个都虎头虎脑的,简直羡慕得我不要不要的。不过,我从没听到他有换老婆的传说。有时我就感慨:泥沙俱下灯红酒绿的时代,像萧萧这样家底殷实颜值企高的高富帅能够与家里那台老“洗衣机”相扶相携从一而终,这得有多么的不容易啊!萧萧小我一岁,我肖“阿黄”他肖鼠,拿耗子那是猫的事,“阿黄”自然不便多管闲事,关于婚姻与爱情,我有太多的空白需要填补,有太多的盲点需要向萧“耗子”请教!想来,“阿黄”与“耗子”八字该是相合的,兴许上辈子还是拜把子兄弟也未可知。

生计牵迫,诗友星散,念旧的人总是容易伤怀,我很在意与萧萧的二十余年兄弟情谊。这些年,他每次从新西兰回国,总忘不了要拐到佛山来找我一聚的。我这人生来命苦,小吏岁月,扛大包的命,杂务自然冗芜,煮字疗饥勉强糊口,平日里最怕酬酢,别人约请的饭局大多数都被我的白粥咸菜婉谢了,独有文友闲酌艺友茶叙偶尔还能撩拨心湖。慵懒如我,要改也难。

上周日,萧萧回国省亲,冒着台风“玛利亚”泼辣的垂问,特意拐到佛山找了个旮旯地召当年的几位文友小聚,他此前要我帮他的三部新著题写乐书名,那天正好可以给他当面“交作业”。

见面时免不了遥想当年,不过,彼此早已没有了觥筹交错,也不再诗兴大发,一壶茶就将一个浓得化不开的下午淡淡地打发走了。

临别时,萧萧握着我的手说:“你老张是最了解我的人,拙著即将出版之际,就没有给我来一段带温度文字的冲动?”小子还顺道给我捎了两支贴英文商标的红酒,然后就听见他继续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白的度数高,就别喝了吧,偶尔来点红的,能软化血管……”

托他洪福,我虽然暂时还没“三高”,但听到他如此贴心的叮咛,我心里还是感到挺温暖的……

 

 

2018年7月11日  深夜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